芦岭煤矿

八月 31st, 2016

芦岭煤矿地处宿州市埇桥区芦岭镇,1969年建成投产。我就出生在芦岭镇,记得很小的时候我们村庄就通了电,这也是靠近煤矿的便利,不过靠近煤矿并没有让我们致富,可能是我们村庄的人都老实本分吧。煤矿的开采直接导致塌陷,我们首当其冲,很早的时我们老庄子就塌陷了.据说当时塌陷时,天上下大雨,老鼠洞都朝外冒水。村庄朝北搬迁了一两里地吧,在我小时候模糊的记忆中我妈背着我穿过塌陷区去芦岭镇上赶集。然后塌陷区面积不断扩大,地面上在取土烧砖,塌得就更快了,很快到了1998年那场大雨,我们庄子又被淹了,当时都是划着船转移人员财物的。之后,我们一大家子都陆续搬到芦岭镇上居住了。现在我曾经的居住过的村庄都沉到水下了。我父亲当年退伍之后招工进了芦岭煤矿下井,下了进20年井,到零几年才找人调到了地面。前几年他退休了。小的时候我爸经常带我去矿上的澡堂洗澡。洗澡堂都是四层楼的,很是壮观。曾经芦岭煤矿号称万人大矿,好几任淮北矿务局的局长都是从芦岭矿爬上去的。大芦岭煤矿也曾出过大事,2003年5月13日,震惊全国的特大瓦斯爆炸夺取了86名矿工的生命。当年矿区就想疯了样,到处打听消息,当时我大姑专门跑到我家问我爸的情况。好在当时我爸在家休班。我家四口人,我爸一人上班,我妈务农,靠着我爸一人收入支撑这个家,现在我姐和我都成家了。我上了技校也进了淮北矿业,虽然我不下井,我一直是对芦岭煤矿充满感情的。现在突然听说在煤炭钢铁减产能的大背景下,芦岭煤矿在2019年底就要关闭,心里也有点难受。芦岭煤矿50年养活了几代人,多少职工家属依靠煤矿生活.现在煤矿也要关闭了,想想很快芦岭镇的矿区工人村就会想其他早些年关闭的矿井一样,只剩下衰败,只有老年人和小孩,连个年轻人都见不到。还有因采煤塌陷导致的塌陷区。现在回家就看到到处都张贴的售房的广告,那里会有人接手。依靠资源,总有一天资源会枯竭。我估计淮北矿业煤炭资源最多还能撑我这一辈人。

2016年中

六月 20th, 2016

2016年又快过了一半了,生活一如既往的单调无聊。天气渐渐炎热,不大好受。

抵抗力下降

五月 5th, 2016

最近一段时间,不知道什么原因,身体经常不是这里出问题就是那里出问题。估计是锻炼少了,看样需要多运动运动,少玩电脑手机了。

手机瘾

三月 15th, 2016

e96cf403738da9773b6eeeb9b451f8198418e3df

企业倒闭倒计时

十月 21st, 2015

所在企业越来越差了,收入锐减,看样撑不久了

浪子 王杰 忘记你不如忘记我自己

七月 23rd, 2015

移动换4g手机卡不能解决伪基站发送假冒短信

六月 7th, 2015

移动一直宣传更换4g手机卡能防伪基站,结果我有一个号码是4g的USIM卡放在普通的老人机里,还是收到一个假冒95533建设银行的短信,说我的银行卡有一万积分可以换5%的现金,还附有一个.cc结尾的假冒网站。想我一眼能辨别出来其他人不一定能辨别出来。同时也说明移动存在虚假宣传,简单更换4g手机卡不能解决伪基站发送假冒短信。

年中

五月 31st, 2015

2015一年过了一半,没什么要说的,日子更加艰难了。

松下碱性电池漏液

三月 20th, 2015

从单位找了几节松下碱性电池尾部是红色的。放在剃须刀里面使用,使用一段时间后,拿出再用电机不动,这不合理啊。就是没电也不可能突然就没电不动,取出电池用万用表测量电压一节1.3左右,一节0.3伏。怪不说怎么剃须刀不动了。两节电池从同一包装拆下使用。这种情况发现过两次。还有在其他使用场合遥控器内发现松下碱性电池容易漏液,电压还都在1.3伏左右明显没有过放电。不是单位采购吃了回扣搞的假货,就是松下品控不严。我估计假货可能性比较大。

王杰 一场游戏一场梦

三月 4th, 2015